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星石投资:关注生物医药行业机会

  2017年,开始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全球量化宽松政策可能面临着终结。新的全球经济体系中, 中国和美国政策转向财政政策代表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2017年,全球将进入财政政策时代,这样判断的逻辑和原因如下:
 
  全球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已达极限,继续推进将遭遇瓶颈。自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海啸以来,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全球各国央行已经总计降息超过600次,据不完全统计,仅从2015年起,全球50家央行已经实施各类宽松政策超过200次。再加上全球发达经济体央行对金融资产的购买,这至少释放约25万亿美元的流动性,但是起到的作用却越来越微弱,全球经济增长低迷,未来再进一步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将进入流动性陷阱,继续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无以为续。
 
  中国的积极财政政策对全球政策转向起到示范作用。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“2016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”。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力度、稳健的货币政策的作用下,2016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呈现企稳的迹象,前3个季度及10月份以来经济数据呈现出总体平稳、稳中有进、稳中提质的发展态势。GDP同比增速保持在6.7%、PPI结束连续54个月负增长转正等都反映出中国经济已经在底部逐步企稳。
 
  全球财政政策的启动是对全球货币政策失效的反思和矫正,这将是影响未来5-10年内全球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新增“变量”。在全球财政政策未来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,全球资本市场将出现显著不同以往的变化。
 
  财政政策的政策效用及时效性优于货币政策。美国国内基础设施投资严重不足、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局限性、美国的民意基础等综合因素决定了美国2017年政策重心将转向财政政策。美国财政政策的政策时效性显著优于货币政策,根据对1960年-2015年美国区间数据的测算,美国历年的财政政策的政策效果来看,美国财政政策积极效果大约在政策正式推出1季度内体现。
 
  全球财政政策将促发全球大类资产出现10年未出现“全球大类资产配置” 流动性“拐点”。展望2017年,全球债券市场的调整可能不可避免,根据相关机构的研究显示,2017年至少有接近13万亿美元的全球债券将出现负利率或负收益率,配置在这类资产上的大类资金面临着资金重新配置。全球范围内大类资产比较,经过风险释放,经济恢复平稳增长的权益类资产可能凸显比较价值优势,尤其是未来受益于全球财政政策的中国资本市场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6-12-20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